qíng àn

明日逢春好不晦气。

班主任身体不好不给我们上课,听说我们辽宁高考没听力就让我好好练习因为会全英文授课,我说好的不过我没问题的请她放心,因为我啥水平班里人又啥水平我心里还起码有点数。然而她由此奇妙地认为我不好相处,这也就算了,居然还把这点想法去给别人讲。我可操他妈了,我都碰上些什么班主任(此处圈一下我的朋友@西北有高楼),我觉得voa慢速太傻逼了不适合我,这有什么错吗

共看明月应垂泪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

——在我校上自习会被抨击;况且自习室比我心都冷,更兼有许多扑棱蛾子,直望人脖子里钻。

我他妈 把开水倒手机上了

图书馆有人睡着了很久,呼吸像浮出水面的鲸鱼。终于把陆海空三军都挨个见过了,我在试图写完千五百字的军训总结,并真心实意地花好大的篇幅形容这里清澈美丽的天空,是真的非常美丽的天空。同寝有个嗓门亮堂能说会道的胖姑娘评了优秀学员,我时常从她身上看到我的周的影子;但当她的头是正常大小,做事像演琼瑶剧而不在意我,我就知道她跟我的周其实完全不同。我很想念我的周。我好想有钱。

感谢吕先生赞美钟会

“风吹着森林,雷一样地轰响。”

我在现场,我是磁力菇的南瓜罩。

声嘶力竭给原则帝打call